欧冠杯下注:《天书九卷》一泓荷花潭—彤城.白螭(下)

        4.失忆的妙音鸟

  我意识到,眼前这个很可能是妖灵。

  尸鬼?不像,精怪?也不像,妖魅?有可能。

  我马上拿出契印书,进入战斗状态,厉声喝问:“你是何方妖灵,为何在此?”

  书生终于有了反应,他停下吹笛子,一脸茫然的看着我,然后说了一句让我啼笑皆非的话。

  “我忘记了怎么叫 ,你知道我原来是怎么叫的么?”

  “少糊弄小爷,今天你不亮明身份,小爷就收了你。”

  “身份?对啊,我是谁?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书生越来越迷糊了。

  这货,不会真的淋雨太多,脑子进水了吧,尽管契印师契印妖灵是天职,但我不想不分青红皂白就契印他,至少给他个自我辩护的机会,要是个善良的妖灵,那就算了,这时候我又想起了桃精,唉,心太软,的确不适合做这行。

  一时间我有些惆怅,自己前途堪忧啊。

  书生还在嘀咕着,我是谁?我为何在此?我从哪里来?要到那里去?我存在的意义为何?

  “吆,看不出来,还是个搞哲学的,别想蒙混过关,你以为假装失忆,我就能轻易放过你么?”

  “啾……”一声婉转悠扬的鸟鸣声,突然从书生的口中发出,书生似乎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,张开双臂,呼啦一声飞上了高空。

 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。

  一个白白净净的书生突然间在我眼前,化身成了一只鸟,这,太出乎意料了,我愣在当下,呆头呆脑的看着。变成鸟的书生在空中得瑟的飞来飞去,还不时发出一声声鸟鸣,那声音真好听,比他不成调的笛声悠扬千百倍。

  这是一个羽族的妖灵,看来还是缺乏经验啊,万万没想到,这货,竟然是个羽族。

  我有些羞愧的拿出妖灵图鉴,因为,我竟然认不出这货叫什么名字。

  终于在图鉴的羽族属里找到了。

  妙音鸟:生自雪山的善于歌唱的鸟,未破壳时即能发出美妙的鸣唱,其声和雅,听者无厌。

  “小鸟,别得瑟了,下来,咱俩谈谈。”

  看着妙音鸟,跟脱缰的野马似地,我觉得还是在他飞走之前,喊他下来比较好。

  书生变的妙音鸟听了我的叫唤,怔了一下,还是落下来。其实这么大的雨,他能飞起来,纯粹是一时兴奋,兴奋过后,浑身湿哒哒的,早就飞不动了。

  “你是契印师么?”他率先发问,那表情似乎很好奇。

  我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想摆出一个威武的造型,发现头发早湿漉漉的死死贴在脸上,只能作罢。

  “我乃姜太公门下,契印师子车伟遥,编号89757,。”说完我静等着他的惊讶,崇拜或者敬仰。

  “哦。”他只淡淡一声。

  顿时一阵火气,敢情我又被无视了。

  我没好气的问,“你为何在此?难道不知道太公有令,妖灵不得骚扰凡间么?‘

  ”我……我只是在等人。“

  ”笑话,你个小鸟,化身人形,还说在等人,莫不是想勾引凡人,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修炼妖法吧?“

  ”你胡说,我真的在等人。“妙音鸟有些急了,似乎我的污蔑让他很气恼。

  ”那你说说,在等谁?“

  ”我……我在等小婉。“妙音鸟似乎有些扭捏,话声慢慢低下去。

  看着一只鸟,做出一副羞答答的样子,我真是被雷的外焦里嫩。

  ”那我问你,彤城最近异常的雨,跟你有没有关系?“

  ”这……我不知道“

  ”啥?你不知道?那就是有关系咯?“我马上拿出契印书,进入战斗状态。

  ”我真的不知道啊,自从化身成人以后,我好像忘记了以前的许多东西。“

  ”又装失忆?鬼才信你。“我准备念咒了。

  ”可能,小婉知道,我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小婉知道,就是觉得小婉知道。“

  ”你跟我绕口令啊,小婉是谁?“

  妙音鸟一下子陷入沉思,小小的鸟脸,好吧,如果那也叫脸的话,上面浮现了一种令我熟悉的温柔,这种温柔我在桃精的脸上看到过,在旱魃的脸上也见过。

  PS:妙音鸟:生自雪山的善于歌唱的鸟,未破壳时即能发出美妙的鸣唱,其声和雅,听者无厌。  这是官方妖灵图鉴原文。

  5.童谣,镇长的担忧

  近日,彤城夜里连降大雨,荷花潭的水却没有涨多高,似乎荷花潭是个无底洞,可以容纳无数的水,哪怕天都破了。

  作为东阳镇的镇长,随永成,很是担忧。

  东阳镇一带自古口口相传着一个童谣。

  ”荷花潭,水相连,潭边有段妙姻缘。荷花潭,红绳牵,水里游着横公念。妙姻缘,横公念,一夕雨来化龙盘。“

  随永成不知道是谁写的这个童谣,也不明白童谣的意思。

  但他知道,彤城近日异常的雨一定不是什么好事,尽管水还没有淹没整个东阳镇,那也是早晚的事。

  再一联想那个童谣,随镇长,莫名一阵寒意涌上心头。

  自家的防具店早早就关了门,如此大雨,彤城周边的商贾早就不来彤城了,就算是白天也很少有生意。

  随永成草草扒拉几口饭,冒着倾盆大雨敲响本家老祖宗的门。

  开门的是老祖宗的重孙媳妇,方荷。

  ”是随镇长啊,快进来,这么大的雨,你怎么来了?“

  ”啊,来看看老祖宗,晚苑丫头睡了么?“

  ”那个疯丫头,疯了一天早就跑累了,晚饭都没吃,睡了呢。“

  随永成和蔼的笑了笑,他很喜欢晚苑这个小丫头,自己没有孙子孙女,他把晚苑当成自己的亲孙女。

  ”随镇长,“方荷在随永成进门后唤了一声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”今天,晚苑回家说,她在荷花潭边看到一条绿色的大鱼,那条鱼……那条鱼……“

  随永成猛地转过身,厉声喝道,”你怎么不看好了丫头,怎能让她去荷花潭边玩,糊涂。“

  被随永成一喝,方荷顿时泪眼朦胧,”我在家洗衣服,叮咛过晚苑,可那丫头疯惯了,她……“

  ”唉,那是条什么鱼,后来呢?“

  ”晚苑丫头说,那条鱼跃出荷花潭,变成了一个漂亮女子,可能是小孩子胡闹,当不得真的。“

  随永成心里蓦地一紧,五岁的小晚苑尽管调皮了点,可从来不说谎。

  ”咳咳,吵吵什么啊,大晚上的。“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了紧张的气氛。

  ”老祖宗,永成来看你了。“

  进屋落座,方荷奉上茶就退了出去。

  ”老祖宗,你看这雨……“

  ”你不来找我,过会我也会唤人去喊你,永成啊,是时候了,召集大伙,一起上山躲躲吧,唉,彤城的天要变了。“

  ”听说晚苑丫头,在荷花潭边看到一条绿色的鱼,还变成了女子?“

  ”我听小晚苑描绘的样子,那可能是一条横公鱼啊,想不到这等上古的生物都出现了。“

  ”老祖宗,你见多识广,这横公鱼是何物?“

  ”横公鱼是上古巨鱼。相传大荒中有石湖,万年常冰。湖底藏有巨鱼,入夜则振翼飞翔。其鳞青莹如玉,佩之可以辟邪。想不到在东阳镇竟出现这种鱼。“

  ”荷花潭,真的是相连的么?难不成潭底真是一个地下湖?“

  ”你还记得那个童谣吧?荷花潭,水相连,潭边有段妙姻缘。荷花潭,红绳牵,水里游着横公念。妙姻缘,横公念,一夕雨来化龙盘。横公念,说的就是横公鱼啊。“

  PS:镇长,随永成,北彤镇防具店老板,实在没人了才让这货当了镇长。因为他,知道的太多了。点到他会说,”听说城外有个鹭仙洞,半夜常传出歌声来,城中有位大户正悬赏侠士前去探险,若你有兴趣赚这一笔,可要仔细选点装备哦。“好吧,下个故事就是副本了,如果还有下个故事的话。

  方荷,是北彤镇的美娇娘,点到她,”唉,出来采买些东西,晚苑那丫头就不见了人影!要不是小虞平日里喜欢她陪着,我非得丢下她在此,叫她吃点苦头长点记性!“

  晚苑,东阳镇的小萝莉,点到她,”方荷妈妈真是严厉,平时都不带我出来走动。这次难得出来,我一定要好好逛逛彤城。“话说这孩子也太皮了,都跑到东阳镇来了,小晚苑,你北彤镇的方荷妈妈喊你回家吃饭。

  横公鱼:上古巨鱼。相传大荒中有石湖,万年常冰。湖底藏有巨鱼,入夜则振翼飞翔。其鳞青莹如玉,佩之可以辟邪。官方妖灵图鉴原文。

  欲知后续详情,敬请关注下一章节。

  《天书九卷》 ——广州暴雨网络出品,是一款3D回合制仙侠类RPG手机网游。游戏中你将欣赏到优美细腻3D场景、收藏那千百神宠坐骑妖灵,体验到激烈震撼打斗节奏、畅 游于扣人心弦精彩剧情。乱世、冒险、阴谋、人与妖灵的共存或决裂,手游界最强仙侠传奇即将拉开序幕,一段奇幻的神秘之旅等待你来开启……

更多相关游戏信息请关注:《天书九卷》爱游戏官网

看手游新闻,就在爱游戏网!

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